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天牛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DDE专区 - 证券软件 - 公式指标 - 股票池区 谈股论经 - 实战交流 - 工具软件 - 应用软件

会员风采 - 美图欣赏 - 美食广场 - 开心一笑 心情驿站 - 求职招聘 - 天牛鹊桥 - 驴友天地

网友原创 - 网友互助 - 天牛下载 - 论坛公告 名家视点 - 行业研究 - 财经要闻 - 机构视点

天牛网 天牛首页 天牛八挂 查看内容

八旬老汉因难忘民国时初恋情人 终身不娶(图)

2012-5-22 13:41| 发布者: 天牛采编| 查看: 2136| 评论: 0|来自: 四川新闻网

摘要: 周德义老人今年已经84岁,仍精神矍铄 周德义老人接受记者采访,谈起往事犹如历历在目   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渠县一八旬老汉15岁那年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女孩,发誓要娶她为妻。然而事与愿违,有情人 ...
八旬老汉因难忘民国时初恋情人终身不娶(图)
周德义老人今年已经84岁,仍精神矍铄

周德义老人接受记者采访,谈起往事犹如历历在目

  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渠县一八旬老汉15岁那年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女孩,发誓要娶她为妻。然而事与愿违,有情人却未能终成眷属。此后近70年来,他再也看不上别的女人,至今独身不娶。5月19日,记者在渠县渠南乡采访到了这一故事的男主角周德义老人。

  15岁男孩爱上漂亮女生

  周德义老人出生于1928年11月,父亲曾是渠县县城有名的袍哥人家,“家里有私人武装。”7岁那年,他父亲为躲避仇家报复,便将儿女分送给两户士绅收养。周德义的养父母在当地也是大户人家,所以他能受到良好的教育,读了几年私塾后又进入渠县中学读书。

  那时,周家附近有一所女子中学,他每天都可以看见女生们从校门进出。懵懂中,他对一名来自广安肖溪的名叫苏秀(化名)的女生情有独钟。

  15岁那年的一个假期,周德义在渠江泛舟,顺流而下到了肖溪。艄公带他去了一个烟馆,一推门就看见一名模样俊俏的少女在倚窗看书。定睛一看,正是苏秀。原来,苏秀的父亲是肖溪乡的乡长,这个烟馆就是他开的。

  回家后,周德义就缠着养母前往苏家提亲。苏家一口应承下来,但是要求他入赘,因为苏家膝下无子,仅有两个女儿。周德义的养父却极力反对,在他看来做上门女婿是很不光彩的事情。

  “不管怎样,我只喜欢苏秀。”周德义像吃了秤砣——铁了心。

  “等我当了营长就回来娶你!”

  1944年12月,周德义响应国民政府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号召投笔从戎,被送至重庆铜梁县受训,编入青年军201师603团3营。1945年8月,日本投降后,201师抽调精英组成预备军官训练团,周德义名列其中,1946年6月毕业,获得预备军官证书。

  回家探亲期间,周德义踌躇满志的对苏秀说:“等我当了营长就回来娶你!”

  带着这个承诺,周德义返回了部队,被编入青年军203师,担任副排长,在江津县受训。其后,这支部队被解放军重创,余部向台湾撤退。在登上军舰的时候,周德义借口忘记带证件,留在了大陆,后来受邀到国民党陆军20军79师237团担任排长。该部队于1949年12月在四川金堂县起义,被解放军整编,周德义曾担任西北军区警卫团一营二连三排排长。

  1950年11月,周德义退伍还乡,被安排到重庆某兵工厂上班。但由于他养父看不起“工人”这个身份,遂叫他回乡务农。

  乡下务农无颜再见恋人

  此时,周家已经衰落,庞大的家族在县城难以维持生活,养父便将母亲、大姨太及其子女等9人分到渠南乡金桥村居住,周德义成为这支“小分队”的顶梁柱,肩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。

  由于他有文化,村委便让他担任会计职务,一直到1971年被人揭发“伪军官”身份才遭撤职。“不过,撤职以后事实上还是我在当会计,因为村上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来取代我,”周德义告诉记者:“直到1981年包产到户我才没做这个工作。”

  乡下务农让“等我当了营长就回来娶你”的誓言化为泡影,周德义从此无颜再见苏秀。没多久,苏秀嫁作他人妇,这段恋情彻底结束。

  难忘初恋终身不娶

  在乡下务农期间,周德义以一己之力侍奉养祖母和养母,将她们送老归山,同时送弟弟妹妹上学读书。除了一个弟弟有先天性智力障碍之外,其余3个妹妹2个弟弟全部通过读书走出了大山。

  “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报答养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恩。”周德义说。

  这位84岁的老人,今天看起来依然精神矍铄,腰杆笔挺,声音洪亮,容颜已老却难掩眉宇中的英气。

  然而,他终身未娶。据悉,亲友们给他介绍过多位对象,但他一个也看不起。“后来介绍的那些都不如第一个,所以我就干脆不结婚了。”周德义告诉记者。

  他的晚年,是侄儿们在照顾。“伯父把我们全家人拉扯大了,我们肯定会让他安度晚年。”他的一个侄儿说。

  周德义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他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幸福甚至很体面。唯一让他感到郁闷的,是作为起义人员的他,现在每月只能领取到45元的优抚金。

  “虽然我不指望靠优抚金养老,但是我那些老战友他们每月领400多,我咋才领这点呢?”他对此颇感迷惑。(记者 靳廷江 董晓梅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手机版|天牛网 ( 粤ICP备11104627号 )

GMT+8, 2017-8-20 02:4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2 天牛网

回顶部